大香蕉伊人久草AV_狠狠撸网_爱撸网_青青草成人色情视频网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章 冲冠一怒(中)
 

    金鳞岂是池中物 第八十章 冲冠一怒(中)

    时间:2018-09-17 侯龙涛把如云轻轻的推开,像是射门儿一样,照着毛正毅的下巴上猛撩了一脚。「啊!」本来是双膝双手着地,呈狗爬姿势的男人惨叫一声,一下儿腾空而起,在空中翻了个身,肩背先着了地,他已经是满口的鲜血了,估计是掉了几颗牙,幸好在被踢时他没有说话,嘴也是闭着的,否则八成连舌头都得咬断了。   小伙子还没完呢,他追上去,跨跪到仇敌的腰上,左手抓住他的领口,将他的上身拽离地面,右拳抡起来狠凿在他的脸上,每打一下儿,左手就是一鬆,让他重重的落下去,然后再揪起来打,边打边骂,「你妈了屄的,去他妈死吧!」他就像是疯了一样,真是在把对方往死里打,表面上他是在报复,其实他是在发洩对自己的极度不满。   如云在一旁繫好了衣服,发现血流满面的毛正毅已是出气儿多进气儿少了,赶忙过去劝阻爱人,要是真打出个好歹了,也是麻烦得很,她拉住了男人再次举起的拳头,「龙涛,不要再打了。」她已经平静了很多,对于爱人的称呼也有所改变。   「别拦我!」侯龙涛一挥手,甩开了女人,他的眼睛都红了。   男人的手还没落下,就又被人抓住了,而且他的身体也随着一股向上的力量被提了起来,他一回头,立刻感到眼眶一疼,颧骨一带有点儿麻痺,肯定是挨了一拳。他都没来得及看,凭经验举起另一条胳膊向外一划。果然,「啪」的一声,挡住了再次来袭的一击,可肚子上还是被踹了一脚,在女人的惊叫声中,他已经脸朝下的摔在了地上。   侯龙涛抬起头,只见一个黑衣保镖正朝自己走过来,原来在那两个保镖缓过劲来之后,匡飞他们就不是对手了,四打一都不是很佔上风,另一个就进屋来救毛正毅了。如云看那个保镖狠狠的踢了自己的爱人两脚,又把他从地上抓了起来,看来是还要打,她也顾不得身份了,上前两步,抄起装青酒的瓶子,一下儿砸在保镖的后脑上。   只可惜,清酒的瓶子实在是太小了,那个保镖都没怎么感觉到疼,只是稍稍一惊,反手一巴掌将如云扇得飞了起来。「哈哈哈,打,给我打他们。」毛正毅已经勉勉强强的坐了起来。「你姥姥!」侯龙涛看到爱妻的嘴角儿有一缕鲜血流了出来,如同一头暴怒的公牛,狠狠的挥出两拳。   那个保镖不愧是会点儿功夫,轻而易举的就化解了攻击,但其实这两下儿只不过是虚招儿,侯龙涛的力量全部集中在脑门儿上了,「去你妈的!」他猛的向前一撞,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个保镖的鼻樑上,一片血雾升起,保镖仰头便倒,连叫都没叫就昏过起了。   侯龙涛咬牙切齿的转过身,他的额头也破了,有鲜血顺着鼻洼、嘴角儿一直流到下巴上,样子很是可怖。   毛正毅知道又该轮到自己了,向后蹭到墙边,「侬……侬他妈别过来。」本来他也是在大街上拼起来的,要是在十年前,才不会吓成这样呢,但现在的他已经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大老闆,以前的狠劲儿早就消磨光了,正所谓生于忧患,死于安乐。   侯龙涛当然是想再过去暴扁那个王八蛋一顿了,但他更关心的是如云,他单膝跪地,用右臂垫起女人的腰身,微微颤抖的左手想去抚摸她肿起的脸颊。   「啊!疼……」如云扭了一下儿头。   男人都快哭出来了,轻轻的吻了一下儿她的唇,「小云云……」   「傻瓜,我没事儿的。」如云用手轻轻拭去爱人额头上的血迹,她说出的话有些含糊。   小二十个手持橡胶棍的保安冲入了「南德曼」,一下儿就把在走廊里的五人制服了,然后有几个进了屋,其中就有被侯龙涛打的那个,「都趴下!敢在这儿闹事儿,胆儿也忒大了!」   「你们知道我是谁吗?敢这么大声的跟我说话!」毛正毅什么身份,上海的警察自己都不怕,怎么能被这些北京的「二狗」吆来喝去。   「趴下,趴下,你趴不趴!?」两个凶神恶煞的保安高高的举起了棍子,向老毛逼了过去,一个「农民企业家」还是镇不住他们的。   「我是受害人,是那小子打我的。」一看自己的威胁还想没起作用,毛正毅不得不边大叫边老老实实的趴在了地上,这种眼前亏还是不吃为妙。   但侯龙涛却是毫无反应,仍旧抱着如云,「嘶……」他的身体晃了一下儿,背上挨了一棍子,他回头看了一眼,正是剋过的那孙子。「趴下,听见没有?」那个保安又抬起了手。   「你干什么!?」如云沖保安吼了一声,又转向爱人,「龙涛,趴下吧。」侯龙涛这才先扶起了女人,然后趴在了地上。   「怎么回事儿,怎么回事儿?毛总,您怎么样?」吴倍颖从人丛中挤了进来,他一看屋里的情形,也明白得差不多了,心中一沉,「完了,毛正毅啊毛正毅……」   「嗨嗨嗨,你干什么?」他刚想过去扶主子,就被保安用棍子推回来了。   「让我看看他的伤势,严重的话得送医院啊。」   「哪儿他妈也不能去,都带回保安部,等公安局来提人。」   「你们这些保安怎么说起话来像土匪一样啊?都给我让开。」一个声音在屋外响了起来。   「嗨。」几个保安一听这话就不干了,一起回过头去,「谁啊?」   四个警察从外面进来了,为首一人双肩各配三枚金色四角星,正是朝阳公安分局的曾局长。小小的单间儿里有趴着,有躺着,有站着,挤了十好几个人,连转身儿的地方都没有了。   「都出去!」警察把保安全轰出了屋,老曾将侯龙涛扶了起来,「侯先生,您怎么样?」当着外人,他是不能叫得太近的。   「曾局,您来的可够及时的。」   「咱们别的以后再说,先送你们去医院检查一下儿是真的。」老曾怎么可能听不出侯龙涛话里带刺儿,赶忙转移了话题。另一边,毛正毅也已经被警察搀扶着站了起来。   一个警察留下处理善后,没有人伤到需要人扶才能走道儿,一群人在「南德曼」经理的指引下,从向外送垃圾的特殊走廊,乘员工电梯到达了卸货专用的地下停车场,那里不是有一辆警车,而是有五辆在等,其中有两辆是「依维可」,起码有三十个人坐在上面,但其中只有五、六个是警察,剩下的竟然全是流氓打扮的人。   大胖和文龙从车上下来了,「猴子,你怎么样?」「四哥,没事儿吧?」   「死不了。曾局,这是怎么回事儿?我的人怎么都被您抓起来了?」   「不是抓他们,咱们路上再说。」老曾向一个警察使了个眼色之后,和侯龙涛、如云一起上了一辆警用「切诺基」。那个警察则陪同毛正毅、吾倍颖坐另一辆。   侯龙涛摇开了窗户,沖大胖招了招手,在他耳边小声说:「大哥,今天不用了,你们走吧,明天晚上把人叫齐了,在老地方开会。」   「待会儿用不用找人接你们?」   「不用。」   「那好,你自己小心。」两辆「切诺基」和一辆「金盃」直奔朝阳分局的定点医院,两辆「依维可」则把二十几个流氓放在了朝阳公园儿……   老曾不是侯龙涛的嫡系,自然不会像李宝丁和王刚那样对这个毛头小伙子言听计从。他在接到电话后,首先是给中国大饭店的保安部打了个电话,让他们去查是什么人在「南德曼」包的单间儿,等听说是总统套的客人,便从登记中查到了吴倍颖的名字。   别看毛、周、吴在上海是知名人物,在外面,除了业界人士,没几个人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,可老曾却不是第一次接触吴倍颖的名字了。就在不久之前,老曾去中纪委办事儿,正赶上十几个从上海来上访的市民,向工作人员一打听,原来是来告上海首富毛正毅、吴倍颖勾结上海市政府,违规买卖地产的。   这次一听说是吴倍颖要对如云不利,老曾本能的就觉得事情绝不简单,他是刑警出身,对这种事儿有敏感的嗅觉。他知道侯龙涛有很多大街上的朋友,弄不好要搞成群殴,他并不担心如云或是侯龙涛的人身安全,而是担心他们俩会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老曾立刻带了五辆车、三名警察和二十二个便衣,直奔中国大饭店。   他们在侯龙涛到达前半个多小时就就位了,但老曾耍了个小心眼儿,他没有直接去救如云,而是命人分守饭店周围的几个路口儿,果然不一会儿就发现一群形迹可疑的人,一问之下果然是侯龙涛的人。大胖和文龙清楚侯龙涛和朝阳分局的关係,一听是老曾在主持大局,就没有自行冲上楼,而是跟着警察到了地下停车场。   几分钟后,老曾就接到报告,说是侯龙涛已经带着四个人到了,还在大堂里打了一个保安,这正中老曾下怀。他希望侯龙涛闹出一些事情来,却又不希望他把事情闹得太大,接着就有了刚才餐厅内的一幕。老曾这么做是有明确目的的,「杨立新事件」之后,侯龙涛不但没有告朝阳分局,反而送重礼,这个人情他一直也没还净。   官商勾结,一桩算一桩,最忌讳欠情,让杨立新降职根本就是必然的,不能算是为侯龙涛干活儿;在猛查网吧之后,侯龙涛却迟迟没有行动,也就是说他没从大检查中得到任何的好处。老曾今天就要把剩下的人情债还上……   警车已经行驶在回朝阳分局的路上了,坐在副驾驶座儿的老曾向后递给侯龙涛一根烟,「除了小许和那个姓吴的,其他人都不是第一次验伤了嘛。」   「哼,」侯龙涛从鼻子里出了一声,「他们那边有三个轻微脑震荡?」   如云可就有点儿不明白了,「怎么讲?」   「轻微脑震荡是检查不出来的,CT、X光都没用,只需要坚称头晕就行了。」   「但是那边有一个鼻樑粉碎性骨折的,需要整形手术,还有一个掉了两颗牙,你打算怎么解决?」   「我是正当防卫,他要强姦我老……我老闆,你说该怎么解决?」侯龙涛说话的语气很平静,完全没有在饭店时的那股激动劲儿。从上了警车,如云就注意到了这一点,她现在想要看看自己的男人到底要如何处理。   「我觉得这件事最好能到此为止,双方都不再追究,你只用赔偿中国大饭店的损失就可以了,对方的医药费由他们自行承担。」   「好,就这么办吧。」   「真的?」老曾没想到侯龙涛会答应得这么痛快,「小许,你的意见呢?」   「这件事上,我听龙涛的。」   「你们真的不要告他们?」   「证据不足告什么?再说,曾局,您不就是这个意思吗?」   「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啊,真要闹起来,检察院提起公诉的可能性不大,哪怕真的上了法庭,你们也没有胜算。那边最开始的意思是不论你们告不告,他们都要告你严重伤害,动机、人证、物证都有,对方又是花边新闻不断的地产大亨,现在加上你们俩之间的事儿,说你因妒生恨,大概舆论也会对你们不利。」   「那他们怎么又改变主意了?」   「我费了很大口舌才说通的。」   「怎么说的?」   「基本上就是要他们给北京警方点面子。」   「那还要谢谢您了。」侯龙涛心里明白,坚持要告的是毛正毅,说服他不要告的根本不是老曾,一定是吴倍颖。   既然双方都同意和解,也就没必要回分局了,警车直接开到了中国大饭店外的停车场,老曾跟着侯龙涛和如云下了车,「龙涛,你今天叫你的手下来帮忙是太不明智了,五个打三个和三十个打三个是性质上的不同。如果不是我先派人把他们拦住,一定会引起新闻界注意的,那样的话,这件事儿想盖都盖不住了。」   三个人又说了几句废话,就此作别,至于如何赔偿「南德曼」一类事情的细节就没必要说了。一上了SL500,侯龙涛第一件事儿就是察看爱妻的伤势,还是稍稍有些发肿,并不怎么明显,但他还是心疼的要死,「王八蛋。」   「好了,我没事儿的,倒是你,像个大熊猫一样。刚才在医院我已经给月玲打电话了,今天不回家了,去你那儿吧。」   Benz开上了长安街,「就这么算了吗?」如云知道,如果自己不问,这个表面上平静的男人是不知道会干出什么来的。   「你嚥得下这口气,我还嚥不下呢。」   「你想怎么样?」   「你不用管了,我会把一切办妥的。」   「有必要吗?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儿。」   「你在逗小孩儿吗?毛正毅那老小子是不会善罢甘休的,你会不知道?」   「我是不想把事情闹大了,你应该清楚后果的。咱们只要多加小心,也不怕他再来找事儿,你不要再惹出麻烦来了。」   「惹什么麻烦?」   「你做事太容易冲动,小混混的习气又总也改不掉,动不动就要武力解决、要见血,还说是什么大街上的游戏规则。上次诺诺的事算你走运,这次怎么办?在去机场的路上伏击他?毛正毅不是普通的小流氓,出了事儿不会没人查的。」   「你这话怎么听着这么彆扭啊,合着我救你倒有错了,我要为你报仇、为你出气倒有错了?」侯龙涛有点儿生气了。   「没说你救我有错,只是方法欠妥。至于为我出气,我看更多的是为你自己出气吧?」   「什么意思?」   「我是你的女人,他怎么敢起心佔有你的财产,你不是要让他后悔他的行为InGeneral,你是要让他后悔他碰了你的女人,只有让他付出极为惨重的代价,你受到伤害的男性自尊心才能得到复原,实际上感到委屈的是你,不对吗?」   「你……你……」侯龙涛组织不好反驳女人的话,她说的一部分确实是事实,对于一个男人来说,没有什么是比不能保护自己心爱的女人更伤自尊的了,可自己却又不能完全认同她的观点,「不明白你现在到底是什么立场,你可是主要受害人啊。」   「对啊,受害人都不说什么了,你怎么就这么放不下呢?」   「什么话,你是我老婆,我要能放得下我就不是男人了。」侯龙涛的呼吸粗重了起来,他狠狠的砸了一下儿方向盘,「我真不懂你!」   「我这么明显的为毛正毅说话,你都没想过在你到之前,我和他有可能是两厢情愿的?」   「吱……」轮胎在长安街上托出了两道黑印儿,跟在Benz后面的车鸣着笛呼啸而过。   侯龙涛慢慢的扭过头,看了满脸认真的女人一眼,然后又转回头,踩下了油门儿,「哼哼。」他笑了起来。如云突然把身体凑了过去,用舌头舔着男人的耳朵,「其实今天过得不算太坏,这也是我决定就这么放过毛正毅的原因,我不希望你再搞事了。」在这两人之间,有很多话是不用明说出来的。   「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再使用暴力的?可是我最先提出来接受和解的。」   「太明显了,你的情绪转变太明显了,自己老公的臭脾气我还是了解的,你越是装得平静,表明你心里就越是火大,我能看得出你眼里的仇恨。」   「算你会看人。」   天伦王朝已在眼前了……   毛正毅不光是掉了两颗后槽牙,整个脸都被打得有点儿肿,他可是十好几年没受过这种「款待」了,满腔的怒火是可想而知的。但他毕竟是在商场上打了这么多年的滚儿,经过吴倍颖的一番苦苦劝阻,他最终还是放弃了通过正常手段控告侯龙涛的打算,他明白现在什么对自己最不利。   「倍颖,我和玉萍明天就回香港,不能让那边的媒体太久见不到我们,侬再在北京留一段,把关係疏通疏通,顺带联络一下这边的企业,然后侬再去东南沿海的省市,还不行的话,就在内陆地区想办法,总之侬要把钱给我找出来。侯龙涛,等我的麻烦解决了,我还会回来的。」毛正疑瞇起了本来就不大的眼睛……   「好了,该你了。」如云围着一条毛巾,抱着自己的衣服从浴室里出来了。   「真是的,一起洗不就完了。」侯龙涛已经脱得精光了。   「一起洗,你能保证不碰我吗?」   「当然不能了。」   「那不就完了,别这么多的意见。」   「搞不懂你又在玩什么把戏。」男人边嘟嘟囔囔的抱怨着,边走进了浴室。   小伙子洗澡总是快得很,五分多钟就完事儿了,他一出来就发现坐在床边的女人是着装整齐的,「怎么了?还要出去啊?」   「来。」如云放下了二郎腿儿,向男人张开了双臂。侯龙涛走入美人的双腿间,站在她的面前,双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,她的眼镜儿早些时候被打坏了,已经不能戴了,但这一点儿也不影响她浑身散发出的高雅气质。   如云用力揉捏着爱人结实的大腿,稍稍弯腰,张口含住了下垂的阴茎,用自己丰富的唾液将它润湿,让它在自己温热、潮湿的口腔中变粗、变长、变硬。她把巨大的阳具吐了出来,用舌头舔舐了一遍,紧接着就用脸颊将它向下压到几乎垂直的位置,感受那不可抗拒的强大反弹力。   女人的唇舌落在了侯龙涛的小腹上,又舔又吻,灵活的舌尖儿轮流在他的肚脐眼儿里、乳头儿四周打着转儿,尽情的挑逗。「啊……」侯龙涛扶住了爱妻的后脑,两手正好卡住她高高盘起的发暨,「宝贝儿,哼……呼……帮我再含一含吧,宝贝儿,我要你的嘴巴。」他将自己的老二一下儿一下儿的向上弹动。   如云就好像是没听到男人的话一样,继续自己的「小打小闹儿」,唯一的变化就是开始用手指在男人的屁股沟里滑动,揉一下儿他的会阴,按一下儿他的肛门,用柔软的手掌在他的臀部画圆。这简直就火上浇油,侯龙涛的阳具都硬得发疼了,他托起了美人的脸颊,「嫦娥姐姐,好老婆,要炸了。」   「真的吗?」   「真的。」   「那你听我的话不听?」如云握住了阳具,脸上的表情妖媚之极,明亮的双眸中流动着隐隐秋波。   「听,当然听了,什么都听你的。」侯龙涛可受不了这个能让释迦牟尼还俗的美女的诱惑,而且他以为女人说的是毛正毅的事儿,自己本来就没打算再用暴力解决。   「老公,我要你强姦我。」如云娇嫩的舌头无微不至的照料着爱人赤红的龟头,马眼儿、肉沟都没落下。   「什么意思?」侯龙涛皱起了眉头。   「今天我不要你温柔,我要你粗暴,我要你强姦我,我要你用力的揉我,揉我的乳房,揉我的屁股,我要你拚命的干我,干我的小穴,干我的后庭。」女人喘得很急,火热的呼吸全喷在了面前摇摆的阴茎上。   「呵呵,」侯龙涛乾笑了两声儿,他强忍住了满腔的慾火,「你这是怎么了?」   「我要体会你男性的力量,把你的野性都发洩在我身上吧。先从我的嘴巴开始,老公,我要你狠狠的肏我的嘴巴,肏得我无法喘息。」如云含住了阳具顶端如鸡蛋般大小的肉冠,双眼轻合,然后就不动了,静静的等待着男人对自己的征伐。   女人,世界上最简单、最複杂、最易懂、同时也是最神秘的一种生物、一个群体,任凭你再怎么聪明,再怎么工于心计,只要你不是她们中的一员,你就永远无法真正的将她们弄懂,就当你自以为了解了一切该了解的东西时,她们总有办法让你惊奇……   编者话:《金鳞》是完全的网络小说,一切印刷版的《金鳞》均为盗版,所以大家不用恭喜我出书。还是那句话,如果有人能用拙文养家餬口,也算我对咱们国家稳定团结的政治局面做出了微不足道的贡献吧。   「肏」的发音就是Cao,这个字在一般的字典里是没有的,就连三本版的「辞海」里都没有,当初我是在「辞源」中查到的。   侯龙涛并没有从朝阳分局的处理结果中得到任何好处,老曾怎么能叫还了人情呢?下一章中会有交代。   有很多读者说侯龙涛太顺了,应该写写他倒霉,不知大家怎么定义「太顺」两个字。天天被老总骂,可不可以叫不顺?被酒吧老闆打得头破血流,可不可以叫不顺?挪用公款险些被发现,让他担惊受怕了两个月,可不可以叫不顺?被崔翔暴扁,可不可以叫不顺?被杨立新上刑,可不可以叫不顺?得不到市里的红头文件、被迫接受田东华的敲诈,可不可以叫不顺?苦追了陈倩那么久,可不可以叫不顺?如果因为他最终找到了解决的方法,就不能算不顺的话,那唯一的不顺就只有一败涂地、永不翻身,或是乾脆挂掉。   《金鳞》的合集在公社、羔羊的合集区和海岸线的原创天地都有。   「女人的尸体」是指任婧瑶,是为了吓唬胡二狗的。至于如云和侯龙涛在车上的对话是什么意思,侯龙涛为什么会笑,我不想把理由说得太明白了,如果能体会得出来更好,体会不出来也没什么大碍。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骚货ol女郎–调教性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