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香蕉伊人久草AV_狠狠撸网_爱撸网_青青草成人色情视频网
|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|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,以免找不到我们 |
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小说  »  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:第八章 太阳神翼
 

   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五卷:第八章 太阳神翼

    时间:2018-08-11 短暂的休息之后,我与一众旧班底会合,羽霓、阿雪看到我回来都喜不自胜,缠着我问东问西;紫罗兰好像嗅出我身上的异常气味,对第三淫神兽感到压力,态度出奇地警戒;至于最后的茅延安,他整个人瘦了一大圈,走起路来摇摇摆摆,好像是一抹没有体重的游魂。   一开始,我以为这是被阿玛迪斯吸取精气的结果,毕竟从纽奥良到芝加哥,漫漫长路沿途被吸蚀精气,对身体肯定会很伤。然而,实情却好像不是这样,月樱告诉我说,芝加哥是金雀花联邦第三大都,彙集了各方美女无数,只要囊里够有钱,这边可以是男人的天堂。   茅延安是个流浪画师,囊里到底有多少钱,是贫是富?这点只有他自己知道,不过他也是一个极有魅力的不良中年,出门泡妞不用花钱,所以几天下来,每日都搂女狂欢,整个人当然也瘦了一圈。   「贤侄,大叔搞风流糜烂,绝不是为了一己之私啊。」   「是啦是啦,你是为了那些饥渴怨妇,要拯救她们于无边慾海是吧?」   「饥渴怨妇关我什么事?大叔干女人全都是为了帮你探路啊,现在我已经可以告诉你,这里的女人不值得干啊。」   「妈的,都被你干光了,我当然没有得干!」   没好气地回应茅延安的鬼话,我比较在意的,还是这段时间的情势变化。正如当初所料,纽奥良的大水灾震动全国,金雀花联邦的各个党派与地下势力,同声谴责黑龙会的残忍暴行,更誓言报复。   以慈航静殿为首的鸽派,仍是力主稳重,心禅那老秃驴假惺惺地发表声明,说些什么「人的一生有善缘也有孽缘」、「愤怒将使人们失去理智」之类的屁话,听在人们的耳里,没有人把这些话当真,所有他的忠实信徒都晓得这是谎言,大家心里有数,脸上发笑。   在这种情形下,国会里的主战派,与净念禅会的势力结合,声势直比天高,推出了数个法案,预备让军方与净念禅会进一步合作,徵调更多的资源,专款专用在军事项目上,用以充实战力,并且不排除在数月之后,正式向东海用兵,讨伐黑龙会,为死难者讨个公道。   民气可用,举国上下几乎听不到反对的声音,只有极少数、极少数知道内情的人,才晓得事情不妙。月樱虽然利用身为议长的制高点,对这几项进行搁置阻拦,但预估不用多久,这几项法案就会闯关成功。   「我如果估计得不错,黑龙会一定在研究某种很厉害的兵器,足以匹敌甚至超越天鹰战士的末日型武器。这样武器碰到了一个大瓶颈,突破关键则是在这几项法案所释放的资源中,所以黑龙王才不惜冒着与金雀花联邦正式开战的风险,亲自袭击纽奥良。」   成为政治家之后,月樱的智慧越来越得到发挥,做出的判断既準且快,为我们点破不少迷津。   纽奥良虽是大城,人口众多,却不具多少军事意义。袭击纽奥良,只会造成提早开战,但对往后的战争没有实际好处,以黑龙王的智慧,怎会做没意义的事,但若实情当真如月樱所料,一件可怕的阴谋正在进行中,并且将在不久之后,给我们造成天大的麻烦。   「追求世界和平,还真是一件遥远的事啊。东海上有黑龙会,伊斯塔与兽人族还闹得不可开交,金雀花联邦、阿里布达也暗潮不断,大叔,你觉得月樱她想做的事情,会不会根本是白费力气了?」   「但贤侄啊,这样不是也不坏吗?越是乱世,越是英雄出头的时候,你只要专心去想,怎么在这场风云乱局中得到最大好处,不是吗?」   「确实是这样呢,所以,就像我现在要做的事情一样,我只要想想怎么让自己得到最大好处,是这样吧?」   在赛车场上,我已经坐在阿玛迪斯里头,预备发动我的赛车进入跑道,开始这一次的大赛。   一级方程式大赛车的芝加哥赛事,在我抵达后的第二天展开。场地比纽奥良更大、地形更为複杂,前来观看赛事的各国观众也更多,所有车手无不摩拳擦掌,期待在车赛中一展身手。   不单是各方车手,就连那些打扮怪异的嘻哈党人,也表演得更卖力,作着种种近似小丑的行为,吞火、掷水果、吹笛玩蛇,所有人里头还是滚大球的周亚炳最醒目,显然脚底下站得高,还是抢眼得多,或许也该建议他下次别滚大球,直接踩高跷好了。   嘻哈党的存在,很适合作为吸引小孩子的东西,毕竟一场好的比赛应该是老少咸宜。然而,对成年人来说,嘻哈党的滑稽表演就没什么看头,我的目光透过阿玛迪斯挡风玻璃四处游视,看到附近几个车队的休息站外,都聚了好大一票人围观,对他们的赛车女郎拚命拍照。   从我这角度,看得最清楚的是左边那个休息站,里头装扮惹火的赛车女郎正扭腰摆臀,在赛车旁边摆出种种媚人姿态。   随着无声的旋律,赛车女郎开始狂野地舞动娇躯,在炎炎烈日的配合下,汗珠毫无阻碍地从上到下,抚摸着她们滑嫩的肌肤。   无数镁光灯的闪耀中,修长的大腿不断做出一个个高难度转折。胸部轻击着大腿的微细之声,彷彿随着风声传到在场所有男性的耳中,而在那一起一落之间,丁字造型的下身泳装,似乎再也无法尽守职责,一丝丝黑色伴随着那细微的喘息映入众人的眼帘,配上女郎那微张的红唇,让人血脉贲张到极点。   刺激的画面,我重重喘息了一口,才要和旁边的茅延安说话,赛场内突然响起鼓乐声,一组吹喇叭打鼓的盛装乐队,还有十八名举牌的赛车女郎步入场内,预告大赛将在十分钟后正式开始。   这支队伍是由大财阀方字世家赞助,较诸其他队伍的赛车女郎,这支队伍的素质更高,每个赛车女郎都是千中挑一的美人,身高腿长,气质典雅,微笑起来的样子非常好看。   不但外型好看,她们的制服也别有特色,紧身衣无微不至地贴覆在她们凹凸有致的身躯上,光滑细緻的反光布料,彷彿是她们晶莹剔透的第二层皮肤,让人有一种眼前美人似乎正赤身裸体,坦然走步,暴露于全场观众炽热目光下的错觉,这等典雅中的性感,委实独具匠心。   不必脱下女人衣服就能享受到欣赏裸女的快感,却又能保留了将她们拉上床、享受女性被撕去衣衫,婉转娇啼着的美景幻想。这种独特的设计与想像空间,给了我不小的刺激,或许以后我该找织芝来作一套赛车女郎制服,到时候……   「等等,大叔,我们这一队的赛车女郎呢?你不是说这次大赛就会有吗?」   「唉,我说有就能有吗?我不是主办人也不是赞助人啊!」   茅延安两手一摊,无奈道:「阿玛迪斯是神秘车队,一切必须要保密,不能让人知道是月樱夫人在支持,当然不可能帮我们準备赛车女郎。令尊大人既然帮你準备了车子,就看看他会不会再发好心,也帮你準备女人吧。」   「搞了半天,还要指望我那变态的老爸?干,我不比了,你现在就到外头去丢毛巾,说我弃权退出比赛。」   「贤侄,这么大个人了,为了女人而退出比赛,这样子耍赖不好看吧?」   「不好看?不,你错了,这样子还不算不好看的。」   我一把抓过茅延安脖子上的毛巾,把他揪拉到车门边,冷声道:「如果一个大男人躺在地上打滚,像是小孩子要糖一样大哭大闹,两脚乱踢,那样子好不好看?要不要我作给你看?知不知道你看了之后有什么下场?」   「不不不,你千万别这么做啊,要是我看到吐出来了,那可怎么办才好啊?   总之我答应你,这次比赛你好好跑,下次大赛开赛的时候,我会帮你摆平赛车女郎问题的,唉……「   不良中年连连摇手,几乎是脸如土色地答应了我的要求,让我稍微熄去胸中火焰,随着号角声的响起,发动了车子。   「你好啊,老哥。」   「嗯,伙计。」   结束密码确认,阿玛迪斯开出了工作站。这辆前三名的大热门,立刻就让整个赛场的观众台上爆起一阵欢呼,大批下注在我身上的赌客还高举看牌,为我加油喝采。   所有竞争对手都上了跑道,在清越激昂的号角声中,或是发动引擎,或是催鞭异兽,第一时间冲出飞驰,务求能够脱颖而出。   阿玛迪斯的超高速与精準计算能力,远远超过每一名参赛对手,几乎是在号角声响起的三十秒内,就已经从重重竞争者的包围中闯出,一马当先地飙冲出去,将九成九的对手远远甩在后头。   「妈的,这种速度也敢来参赛,简直丢人现眼,给我滚在后头吃尘吧!哇哈哈哈,赛车的王道是什么?是速度啊!速度快才是王者!」   享受风驰电掣的快感,我在阿玛迪斯里头大笑出来,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得意忘形,但却又克制不住那股轻易甩脱众人的优越感。   而乐极生悲这个道理,果然是不错的。   当我一下高速过弯穿出树林地形后,前方跑道的尽头,应该是峡谷地形的唯一通路上,赫然出现一座光秃秃的巖山,约莫是两三百尺的高度,虽然不是说很高,却完全断去跑道通路。   「这……这是怎么一回事?」   再怎么一马当先,如果前头无路可走,那也是没有意义的。为了避免撞山爆炸,阿玛迪斯的速度整个慢了下来,后头的对手则是高速追赶上来。   「他妈的,这也算是地形障碍的一部份?太阴毒了吧!」   我口中咒骂,心里却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设计赛事的主办单位实在很毒辣,不让任何一种仅具单方面强势的赛车独佔鳌头,而是要考验出全方位优胜的真正强者。   阿玛迪斯是速度型的王者,但是在赛程中仍是有相当程度的障碍,是单凭速度优势所无法克服,否则一辆超高速赛车从头跑到尾,观众容易疲乏,场外的赌盘更会大受影响。   经过计算,穿越这个障碍的最佳途径,就是开启阿玛迪斯轮胎内的尖针,刺入山壁抓牢,慢慢滚动拔升,用这模式爬山上去,垂直攀升与爬下,方法无疑是笨拙,速度也会整个拖慢下来,但却是我现在唯一所能做的事。   (浑蛋变态老爸,要做赛车,怎么不做会飞的?如果会飞,我现在就不用这么麻烦了。)   情形一如我所料,就在我慢吞吞爬山翻岭的时候,其余的竞争对手也陆续赶到。   碧安卡的精灵兽在强光中发生异变,从威猛雄狮蜕变成一头有翼狮鹫。鹫头狮身的强大猛兽,拍振起透明的水晶翅膀,轻而易举飞冲上天,带着碧安卡的银光车座飞过我头顶,在我气恼不平的愤恨中,越过前面的几个小山头,稳稳地降落下去。   伊斯塔的白骨灵车、天龙的黄金之豹,两者都是使用某种奇特的遁术,瞬间与土木砂石同质,笔直冲入山中,由另一侧钻穿透出,只不过一者始终维持高速,另一个却是越来越慢,明显元气大伤,说明了两者的力量差距。   至于众所瞩目的方青书,他的赤须龙马似乎也没有飞天之能,要穿越这一关障碍,全凭驾驭者的功力,只见他拔出腰间长剑,盛放出灿烂虹光,在那耀眼剑虹中不住传来土石裂响,竟然被他凭着一身神功,剑气纵横开闢出一条小山道来,赤须龙马嘶鸣一声,快速奔驰进去,随着剑气开闢出的痕迹,很快便通过了小山障碍。   方青书不是出家人,自然没有必要给人方便,开闢山道通过之后,不忘补上一剑,让本就脆弱的岩石崩塌下来,阻止后头的投机者藉此通过,也断了我的方便之路。   爬过一座又一座,这里足足有七座障碍型小山,让我只能咬牙切齿地慢慢通过,浪费宝贵的时间。到后来,不只是这四个棘手强敌,就连一些速度远慢于我的对手,都因为设有飞行功能,轻巧飞跃过山,把我甩在后头。   我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暗忖这个问题若是不解决,后头的赛事将是危机迭起,根本没可能去争夺胜负,更别说夺取最前头的三个大奖了。   「可恶啊!阿玛迪斯,你这样算什么绝世名车?变态老爸製造你出来,就是为了让你在爬山的时候吃瘪吗?别人的狮子都会变身,你怎么就没有什么二段变速呢?」   气愤不已,我想捶打东西洩愤,偏生又没有什么东西好敲,正自怒火沖脑,剧烈情绪波动似乎也牵连到阿玛迪斯的系统,令得冰冷的机械生出反应。   「第二象限封印解除,两段式变形开始操作,进度30%。」   「引擎跳火,原地速度调节,进度55%。」   「涡轮顺利增压,车体变形,进度97%。」   连串冰冷的电子语音,笔直传到我脑部,耳里虽然没有听见什么,却可以感觉到车身似乎慢慢变形拉长,整个车体的能量迅速集中在尾端。   「进度100%,太阳神之翼,启动!」   听到这个电子语音,我本来以为阿玛迪斯的两侧会生出机翼,像碧安卡的狮鹫那样振翅飞行,但却想不到,聚集在车体尾端的强大能量会瞬间狂暴化,在轰然声响中,两排排气管喷出多道火红的炽热炎流,斜斜攀在小山峰顶的阿玛迪斯化作一道沖天火箭,剎那间撕裂大气飞射出去。   「喔喔喔喔喔喔喔,干你老母啊~~~~~~」   被列为封印的重要设备一旦启动,肯定要付出代价,这个见鬼的「太阳神之翼」,九成九不是本来设计,而是后来加上的禁忌装置,因为在阿玛迪斯以超音速飞射撕空,撞破音壁的时候,车内的我彷彿被万斤重物压体,全身骨头都痛得像要断去,而金属车体的温度狂升,我好像置身于火炉之内,身上每一根毛髮都捲曲弯折,随时都会被烤成熟透。   在痛楚发生的同时,我全身精气彷彿江河崩洩,一溃如注地被疯狂吸摄而去,让我手酸足软,瘫在坐椅上,连抬一下指头都很困难。   但高风险换来的东西,就是高利益,暴冲上天的阿玛迪斯,以一个近乎完全直线的沖射轨道飞跃数重小山,途中还把一个飞避不及的不幸者,连人带兽、带车,硬生生撞毙成满天血肉,   最后,阿玛迪斯与空气摩擦生热,黑色车体化作一团熊熊火焰落地,太阳神之翼的余威犹存,落地后仍以超越音速的高速狂飙,根本不是赛车,而是一支没飞起来的火箭,一路上毁车裂地,当者披靡,几乎是以所向无敌的杀戮姿态飙过所有障碍地形,就这么一路跑回终点。   之前各种赛车奔回终点的时候,观众们总还会报以欢呼,但这次阿玛迪斯用如此诡异的跑法奔完全程,第一个来到终点,全场观众先是呆若木鸡,陷入一阵长长的沉默,跟着才像欢迎国家英雄一样,爆出震天价响的鼓掌与喝采。   冷酷的黑色车体,一如过往那样的神秘,没有回应观众的叫好与鼓励,逕自开回休息站去。也许在很多人眼中,这种冷冰冰的无礼表现就是酷、就是屌,会令他们更为疯狂与喜爱这辆黑色传说,每次见到都疯狂地尖叫崇拜。   然而,请相信我,我可以用个人信誉来保证,这个表现一点也不酷、也不屌,更和英雄没有半点关係,因为这个看似很屌很酷的神秘车手,在驾车驶入休息站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嚎叫着从滚烫的车体中狂跳出来,拚命在地上打滚,还让一旁的茅延安急找灭火器,熄灭他屁股上的熊熊火焰。   ——   赛车会赛到火烧屁股,这也实在是衰得可以,那些在外头以为我正在开香槟庆祝的蠢蛋,哪想得到我在成功背后有多么辛苦,不但一个人要出生入死的历险,还要忍受身旁一众低能又愚蠢的同伴,在我想要安静的时候还大笑个不停。   「看人火烧屁股,笑得很开心嘛!这么好笑是不是?大叔,知不知道大笑的笑字怎么写?」   「哇哈哈哈……就是搞笑的笑嘛……哈哈哈,笑死我啦……」   「嗯,答得不错嘛,那……阿雪,含蓄的含,是哪个含字啊?」   「就是……嘻嘻嘻……含师父东西的那个含字……嘻嘻……」   「哦,答得好啊,这个答案我爱听,等一下我们再来试试。那么最后一个问题,含笑九泉的含与笑,有没有人知道怎么写啊?」   笑声没有了,耳边回复清静的感觉真是爽快。   「怎么不说话了?不继续笑下去了?哼哼,大家都很喜欢含笑嘛,再笑下去,我就把你们两个都宰了,拎着人头丢到灵堂去,看清楚含笑九泉是怎么写!」   把人斥责一顿,稍微发洩了一下怒气,我必须认真思考今后赛车的策略,否则每次启动太阳神之翼都搞到火烧屁股,实在不是办法。   火烧屁股是一大问题,启动太阳神之翼对体力的耗损与搾取,是一个更大的问题,在太阳神之翼启动过程中,我就像是连续作了十次激烈性交般的疲惫,假如不是因为火烧屁股,说不定根本没力气从坐舱中出来了。   解决这问题的办法,还是那个老套的主意,车子吸我,我就吸别人,只要储备更多的精气,我就能够更应付裕如,但除了这个之外,我想如果能让自己处于高度亢奋状态,应该也可以把太阳神之翼使用得更久,时间更长,至于怎么让自己处于高度亢奋状态,那就是我要逼赛车教练作的事:尽快给我找来专属的赛车女郎。   一切安排就绪,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休息,偏偏又有不速之客前来打扰。数日前分道扬镳的羽虹突然出现在我房里,要求我履行承诺,陪同她一起去盗宝。   「……那三项奖品是随着赛事进行一同迁移,每个城市都由不同的高手把守,在芝加哥的把守高手里,有师父他的旧识,认同我们的理念,愿意协助我们取宝,最佳的时间就是今晚。」   羽虹的如意算盘打得响亮,虽然她对此事说得十拿九稳,我听在耳里却总觉得九死一生,但已经答应的事情没有反悔余地,我只庆幸自己刚刚买了个「保险」,请月樱帮我查到两个人的落脚处,替这次盗宝行动预留了一个不晓得会否用到的后着。   (盗宝这种事情这么危险,不出意外就算了,要是真有意外……嘿,不趁机拖人下水就太浪费了。)   做好该有的準备后,就是付诸行动。为了避免尴尬,我让羽霓在芝加哥上空飘翔,为我们注意周围的情形;羽虹似乎也怕影响自己心情,暂时避免与姊姊见面;至于好久没有出任务的阿雪,认真携带了大小魔法装备,和我们一起出发。   天上的乌云很多,月黑风高一向都是很好的杀人夜,虽然我们今晚只是盗宝,无意伤人,但凡是作奸犯科的人都会喜欢这种昏暗月色。   偷偷潜入了奖项放置的地点,有内应协助,办什么事情都会比较快,我们很轻鬆地就通过靠人防守的部分,面对第二关阻碍,尝试破解繁複的结界法阵,还有各种触发式机关。   深入重重防护结界与机关取宝,这是追迹者绝对会遇上的工作,熟能生巧之下,每个追迹者团队都会有一套独门技术,用来增加取宝的成功率。   我们的小队算是得天独厚,既有阿雪这样优秀的魔法师,又有羽霓这个会飞的羽族人,很多针对一般人而设的机关与法阵,对我们都失去作用。三项赛车大奖周围所设的保安措施虽然严密,但我一看之后就心中有数,晓得只要给我足够时间,我就有把握不惊动任何人地取出三项大奖。   (真是千线万线不如一条内线,有奸细帮忙,哪还用得着开那什么破赛车去拚命,老子只要把奖项偷出来,明天就把阿玛迪斯给转手卖掉,不用每次开车都火烧屁股。)   脑中想像正自得意,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。今晚并不会很冷,但是在我身旁闭目唸咒,操作死灵去渗透防护结界的阿雪,却好像受凉似的频频发抖,脸上也渐失血色,看来异常的苍白。   我吃了一惊,起初只以为这是渗透结界时太耗真元的现象,但仔细看看结界的整体构造,虽是坚固强大,却不足以让阿雪吃力成这样,应该是有什么其他的理由。   「阿雪,怎么了吗?」   我来到阿雪身后,用一个她最喜欢的舒服姿势,从后头搂住她盈盈一握的纤腰,感受那两团肥白巨乳的沉重份量,却讶然于她浑身肌肤冰凉,雪嫩颈项不住渗着冷汗,就连屁股上的那只狐狸尾巴都垂缩下来。   这不是耗力过大的表现,而是恐惧!   阿雪的野性直觉,或者是来自死灵们的警告,让她感受到某种说不出的深刻恐惧,当我问她究竟发生什么问题时,她连牙齿都颤抖起来,好半天才冒出一句话。   「……有、有人来了……」   一句话没头没尾,莫名其妙,但却令我遍体生寒,知道今晚的盗宝行动出现变数,最好现在就立刻撤退。   跑路的话还没说出口,一道金光由西方半里外的寺庙高塔上绽放,陡然大盛,朝我们这边飙射而来。   阿雪释放出的千余条死灵怨魂,正交织成一条巨大的光索,渗透防护结界,但那道金光笔直射来,居然把千余条怨魂所织组的魂索一击而破,彷彿只是剪破一张薄纸那么简单。   金光之中蕴含着强烈的神圣气息,破索瞬间,许多死灵瞬间被蒸发净灭,消失无蹤。魂索被破,心血与之相连的阿雪首当其冲,一口鲜血呛喷出去,整个身体软倒在我怀里。   「阿雪!」   我心急于阿雪的状况,却更惊讶于金光斩灭千魂怨索,直插于地后,先是光芒渐淡,露出一柄金色长剑的型态,跟着就连长剑的型态都化为乌有,显然出手之人并非使用实兵,而是单靠力量组成有形剑气,便有了这样的威力。   这等绝世神功,当今世上够资格的高手屈指可数,更何况又是用剑,我心中立刻冒出一个最糟糕的想法。   「大威天龙,大罗法咒,般若诸佛,遍照三千。」   一声清越高亢的佛唱,伴随着一个脚踏七色云霞的神圣身影,光华粲然地飘然出现在我们眼前,当我看到传说中的那半张紫色面具,我终于知道自己碰上了什么人,整个身体不由自主地狂抖起来。   慈航静殿第一高手:心剑神尼!
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老婆的姐妹做了我外遇对象